关于闪购> 行业动态 >资讯详情

广东自贸区大数据实验:真知码串联政企“信息孤岛”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16年10月31日

周末的广州南沙,风信子跨境电商直购商城,人气逐渐兴旺起来。

 

一些市民已经习惯这样的动作,看中了某罐奶粉后,翻转商品,将手机的摄像头对准商品上的二维码。几秒间,这罐奶粉从工厂至货架的全链条质量信息,悉数显示在手机屏幕上。身为消费者的他们,可以依据这些丰富的数据,决定购买与否。

 

他们手中查验质量的“神器”——智能手机的APP“CIQ溯源”,是国检系统(China Entry-Exit Inspection and Quarantine )的简称,开发者为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这款手机应用,集成了进出口商品全生命周期的大数据,包括生产、贸易、流通、销售各个环节信息,甚至消费者的评价和投诉。它不仅能扫奶粉和纸尿布,而且还能扫描进口的平行汽车和出口的空调。

 

这个应用基于去年底率先在广东南沙试验的大数据平台“全球质量溯源体系”。这套系统于今年1月被当成服务新业态的改革经验,入列商务部自贸区8个“最佳实践案例”;而这套系统的2.0版本,还被纳入广东自贸区宣布推广的第二批14项检验检疫创新制度,今年内将推广到广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辖区。

 

广东推出的“自贸区经验”,体现了互联网的开发共享精神,政府、企业甚至消费者自愿共建大数据平台,平台中的数据实现共享:消费者依靠数据维权,政府依据数据便捷监管,而企业也在数据中看到了质量管理的良机。由于大家都有利,因而“数据壁垒”的难题有望被打破。

 

顶层设计给互联网影响下的社会治理模式划定了三条路径:从单向管理转向双向互动,从线下转向线上线下融合,从单纯的政府监管向更加注重社会协同治理转变。这项由利益连接成的“共享经济”,会成为政务大数据改革的突破口么?

 

共建系统“海淘”图的是物美价廉,但在迅速扩张的同时,跨境电商也遇到了传统电商成长时遇到的问题——在售商品的质量如何保障。

 

有没有可能提供一种实现“来源可溯、去向可查”的方法?广东风信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方桂松表示,当初公司运营团队萌生了自建企业商品大数据平台的想法。但对一家跨境电商企业而言,单纯从技术上就难以突破。

 

巧合的是,南沙的国检系统也在计划“溯源”的事,共同的目标让双方一拍即合。2015年12月,全球质量溯源体系1.0版本在南沙上线,开始在跨境电商行业做实验。

 

这套系统初步实现了方桂松们的愿望:它集中了近20项质量信息,包括检验检疫备案号、申报原产国、生产企业、入境口岸、申报企业、申报时间、检验检疫放行时间等。到2.0版本,质量信息的查询方法变得更加便捷--跨境商品在经过南沙口岸时将被贴上一个特殊的“真知码”,可多次写入质量信息。“真知码”覆盖的商品,也从跨境电商逐渐向全行业全品类延伸。

记录最开始的溯源信息,也从口岸、海外仓延伸至商品出厂。查询质量数据的同时,消费者对商品的评价、投诉都会反馈至企业和检验检疫部门。这使得企业的不良行为更容易被记录和监管。

 

这个系统有一定效果。截至目前,一共有47万人次进行了溯源查询。今年上半年,南沙跨境电商抽检不合格率大幅下降74.6%。9个月时间内,京东、天猫、唯品会、美赞臣、美的等50余家企业申请加入。

 

由于倡导的“自愿”原则,更多的企业还未加入。这里面有全球质量溯源平台建立时间短、推广面还未铺开的原因。也有一些企业人士认为,现行的大数据平台,并不能做到完整的质量追溯,具体作用如何还需要评估,因而先采取观望或者说不参与的态度。

 

共享数据但刘家君相信,予之以利一定能吸引更多的企业。“共建共享”的完整逻辑是,它不仅对企业有利,也方便政府部门监管。

 

国检系统的监管执法工作,繁琐而压力巨大。刘家君说,一名执法人员一般每天需要监测约100票(一票指的是同一批报检的集装箱)货物,但一名执法人员的能力只够检查5票。“传统的主体诚信监管,假定好企业做好事,而坏企业做坏事,专盯坏企业的产品。这实际上是粗线条的。”刘家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能不能根据多种数据综合判定商品的风险?”

 

南沙想做的是,将数据装进智能的“虚拟大脑”,让它告诉执法人员:哪些货物最有可能出问题。这个“虚拟大脑”,就是基于全球质量溯源体系数据的“出入境货物检验检疫风险控制体系”(下称“风控体系”),开发者来自中山大学自贸区综合研究院。风控系统将商品从生产、贸易、销售到消费者的数据,汇聚成商品的质量画像,形成“正常布控”、“即决布控”、“直接放行”三种决策指令。

 

四洲(广州)食品进出口贸易公司总经理蔡海燕表示,企业加入全球质量溯源体系后,她感受到诚信带来的政策优惠。经过前期数据积累,公司的商品信用不断叠加,抽查抽检越来越少,通关时间更短,审批成本大幅降低。

 

享受通关加速不只是企业能获得的好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问询多名企业人士选择为政府提供数据的原因。得出的综合结论是,一方面,质量信息的集中展现能打击假货,有助于建立消费者对产品的信心;另一方面,企业能在全球质量溯源体系获得来自检验检疫部门以及其它企业授权可阅的信息,这使得企业管理者能监测商品从工厂到货架的流程,发现问题可以及时应对。

 

广东省政府特聘参事、广东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陈鸿宇认为,随着自贸试验区的推进,审批权限持续下放,加速企业的投资贸易活动,但监管压力也随之增大。如果监管不力,企业快速的经营活动无从保障。南沙经验的亮点在于,探索了大数据支持事中事后监管的可能边界,这是值得肯定的理念。

 

“信息孤岛”打通了吗?如何收集有效的数据,是当前多地政府部门推行“互联网+政务”的主要难点。“共建共享”机制,被认为是破解政府部门与企业建的“信息孤岛”问题的“妙招”。

 

南沙探索的经验是,在筹建和运作大数据平台时,政府部门并没有通过一纸公文让企业提交数据,而是以利益驱动邀请企业共同建设,数据实现共享,从侧面完成政务系统需要的数据收集。

 

刘家君说,如果一开始就下行政命令,那企业很可能敷衍了事。而在“自愿”的原则下,由于企业看到有利可图,反而更愿意提供数据,还愿意积极推广,而数据平台也随着越来越多人的使用更有生命力。

 

按以往的逻辑,质量信息只针对特定的环节,如检验检疫证书只针对口岸放行,而原产地则很可能只是物流方需要的数据。但这样的质量信息对企业、对消费者都有一样的价值,只是这些信息遭到闲置。南沙打算用一种“串葫芦”的方式,将描述质量数据串在一起,让关心的利益主体查阅。

 

不过,用利益鼓励企业提供数据,真的就解决“信息孤岛”的问题了吗?在企业层面,南沙面临的问题是,下一步如何连接更多的企业数据,让平台的大数据足够完整。

 

目前,全球质量溯源体系还在吸收企业加入,也得到工商、质监、公安等部门不同程度的参与。但从技术的角度看,50余家企业以及南沙国检系统为主的数据,还不能为这个推崇给质量“画像”的系统提供足够的规模和丰富度。

 

陈鸿宇说,如果没有完整的数据收录,商品质量信息永远都有可能缺失。而要达到质量信息的完整呈现,一方面,需要强制所有企业提供数据;而另一方面,至少质监、食药监、工商、海关等政府部门深度参与进来。

 

政府部门之间的“信息孤岛”如何连接,“数据壁垒”如何破除?刘家君也强调,最好是全国的系统统一起来,否则不利于企业,也不利于政府行政效能提升。

 

“如果质量溯源系统需要从商品质量扩展至商品全信息,或者从外贸转型内贸、外贸一起做,就更需要各个部门的参与。需要更上层政策设计的协调。”陈鸿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 闪购官方微信
  • 闪购官方微博
  • 闪购经营信息
搜索“闪购”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客服电话: 400-862-0028
招商电话: 020-29165571
公司地址: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东路32号利通广场21楼
Copyright © 2010-2017 广州闪购软件服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0235323号-2 | SP号粤B2-20110

微信扫一扫,关注闪购公众号